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慈善法:以法促善第一步
2016-12-14 17:40:10 来源: 作者: 【 】 浏览:1次 评论:0
  15%的管理费是否太高?
  
  3月10日上午,全国政协工商联界别21组就有关慈善法草案的讨论会“吵翻了天”。全国政协委员、深圳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右手指着慈善法草案的第28页,高声喊道:“这个15%的管理费太高了!”
  
  这个让全场小组炸了锅的话题,由草案中的第六十条引起。该规定是草案三审新增的规定:“慈善组织中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基金会,开展慈善活动的年度支出,不得低于前三年收入平均数额的70%,年度管理成本不得超出当年总支出的15%。”
  
  此外,陈志烈还对一些具体事项提出质疑。他举例说,如果慈善法颁布实施后,有人登记了个基金会,向社会募集资金1亿,然后在一年内花掉,其中1500万元作为管理成本,剩下的8500万元改变用途,把原本用来救灾的钱全部买车、买股票、投资,出现这种情况,依据草案,最高处以10万元的罚款。“这个违法成本太低,比银行利息还低!”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中国现行法律制度有关基金会“行政支出”的规定,来自2014年6月颁布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基金会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0%。
在慈善法出台后,中国未来还必须在税制、慈善机构内部治理、慈善机构行业自律、政府与慈善机构关系的梳理等多个方面下功夫,以制度来促进慈善事业的发展。

分享到:
 

20160309102671201fa_副本1.jpg

2016年3月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草案的说明。

摄影|本刊记者 刘震

 

慈善法:以法促善第一步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全国两会期间,一部慈善法草案吸引了足够的目光,不但让会场内的代表、委员热议,也引起了会场外的公益人士、专家学者激烈讨论。
  
  3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草案)》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这已是草案的三审稿。3月16日,草案会在全国人大闭幕大会上表决。通过后,将成为规范中国慈善事业的第一部基础性和综合性法律。
  
  从2005年民政部提出对慈善法立项,至今已经历十年有余。一路走来,伴随着各种观点的碰撞。时至今日,有些争论方并不会因该法问世而“休战”:为什么要对慈善组织的年度管理费设定百分比?为什么税务优惠方面的表述有些模糊?禁止个人发起网络募捐是否会“误伤”一部分公益平台?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王振耀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争议声非常有必要,“毕竟这是一个全民族的事情,需要一个全民的学习过程,这样才能促进这部法律日益完善。”


  
  “怀胎”11年
  
  慈善法的立法建议阶段源于11年前。
  
  2005年,民政部提出了慈善法立法建议;2006年,慈善事业法进入了立法程序,之后被长期搁置,直到2013年11月,才被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第一类项目,并确定由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牵头起草,分别于2015年10月和12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了初次和再次审议,此后于2016年1月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以来,共有全国人大代表800多人次提出制定慈善法的议案27件、建议29件。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秘书处法案组副组长阚珂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制定法律的过程,也是了解社会事务、把握社会关系本身规律的过程,“所以立法‘十年磨一剑’非常正常。”
  
  2007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律师》杂志主编陈舒,在第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受广东代表团之托,执笔提交修订慈善法议案。陈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主要的争议或讨论点是在慈善理念上。
  
  “以前提到慈善,想到的往往就是扶贫济困,现在大家意识变了,逐渐达成了 ‘大慈善’的共识,不再把慈善当成一种施舍行为,这个变化非常大。”
  
  陈舒称,慈善法草案确立的“大慈善”内涵,是指将传统意义上的扶贫济困、救灾救难,扩展为包括教、科、文、卫、体等事业发展,环保领域等公益活动在内的“大慈善”,这为慈善公益事业进一步发展提供了空间。
  
  2012年5月1日,《广州市募捐条例》施行,这是中国第一部关于慈善事业的城市法规。该条例的制定,对此次全国人大关于慈善法的立法有很多的借鉴意义。
  
  该条例最大的亮点,是扩大募捐主体。当时,其他地方都是只有红十字会、慈善会和公募基金会可以公开募捐,而广州的这一条例赋予了民间慈善组织募捐合法地位,这也被认为是一项具有全国首创性的改革措施。
  
  其次,广州的条例还针对假捐或“诺而不捐”、强化募捐备案许可以及强制公开募捐信息等制定了规范。其中在“诺而不捐”方面规定,捐赠人不能当场履行捐赠承诺的,应当签订书面协议,并可以公证。捐赠人到期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协议的,慈善组织可以催告、依法向法院申请支付令或者起诉。
  
  陈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广州的条例实施近4年来效果不错。目前,在广州,享受公募权的民间慈善项目已经超过80个。“全国人大内司委非常重视广州经验,主要是‘入口’方面借鉴了我们的经验。”


  
  15%的管理费是否太高?
  
  3月10日上午,全国政协工商联界别21组就有关慈善法草案的讨论会“吵翻了天”。全国政协委员、深圳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右手指着慈善法草案的第28页,高声喊道:“这个15%的管理费太高了!”
  
  这个让全场小组炸了锅的话题,由草案中的第六十条引起。该规定是草案三审新增的规定:“慈善组织中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基金会,开展慈善活动的年度支出,不得低于前三年收入平均数额的70%,年度管理成本不得超出当年总支出的15%。”
  
  此外,陈志烈还对一些具体事项提出质疑。他举例说,如果慈善法颁布实施后,有人登记了个基金会,向社会募集资金1亿,然后在一年内花掉,其中1500万元作为管理成本,剩下的8500万元改变用途,把原本用来救灾的钱全部买车、买股票、投资,出现这种情况,依据草案,最高处以10万元的罚款。“这个违法成本太低,比银行利息还低!”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中国现行法律制度有关基金会“行政支出”的规定,来自2014年6月颁布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基金会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0%。
  
  “10%也高!”全国政协委员、工商联副主席孙晓华说。
  
  《慈善法》起草领导小组成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据他们调查到的事实,有的基金会根本不需要这样高的成本,像一些高校设立的教育基金会几乎是零成本在运行,因为其工作人员都是列入学校事业编制的正式员工,其薪酬来自财政拨款,其运行成本当然极低;有的大基金会因资金规模巨大,也不可能需要这样高的运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fanfa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习近平的“经济公开课 下一篇我们特别珍视不变的力量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